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创业交流

创业者应该明白:自媒体的核心是人格

2020-08-08 06:01:20

网络图片

  “讲自媒体的人大多数都误解了,以为自媒体是独立于机构之外的个人化的媒体,这种现象是不可持续的。”

  “今年是我离开央视收入最低的一年。”罗振宇吐了一口烟。

  自媒体,一个因罗振宇的微信公众账号“罗辑思维”收入160万而一把火起的名字。到现在都没有人被看好,包括因此而一举成名的罗振宇在内。最近,北广毕业、央视制片人出身的罗振宇甚至要把字幕去掉,因为“做一期的字幕需要一个人一天的时间”。在这以前,他已经把两个摄像机减少成一个,只留一个机位从头说到尾。原因是“两个机位的剪辑太费时间” 。

  罗振宇甚至觉得,互联网不能走传统电视台一周一期的路子,“我为什么不能请假一周?”前一阵子,他甚至想到一个很快被自己否定的回收制作费用的方式——在淘宝上投票,一块钱一票,每攒到10万块,他就做一期节目。但他很快就担心最近土豪泛滥,“但这样做风险也很大。万一有人一次投100万,我不就得一周做十期了吗?”

  讨好粉丝是那些拉到足够多粉丝的自媒体人最痛苦的事。

  “你看过后台吗?”张春蔚边打开微信公众账号边说:“看到了吗?很无聊的。有些话,你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。看完后台你就知道,自媒体是件恶心的事。就像你打开厕所以后,看见地上一堆鼻涕,还扔了一堆纸,不是一个干净的地方。”

  从自媒体的研究到参与者,出身《南方周末》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财经评论员张春蔚从6月18日开始做自己的公众账号,到现在已经发了一百多条。两个公众微信号,要花去张春蔚每天三个小时——找选题、写文章、找图、测试效果。只要花时间,内容是能做得出来的,但粉丝却不一定。

  “自媒体是一步错,步步错。”张春蔚感慨,“错过了头三个月,就失去了加粉机遇。无论你后面的内容比人家好多少都没用。”

  “500个才能认证,从零做到一万是最难的,有些人要做好几个月。”张春蔚用自己12万粉丝的微博“蹦蹦跳跳地拉,才拉了一千来个,就很吃力了”。微博拉粉转化率低,很多人开始通过微信的大号来拉。一个有两万粉的微信大号给张春蔚推荐了一次,就“转了一千多个”,转化率是5%。张春蔚还利用在电台和电视做节目的机会拉粉,“我每隔一小时就在节目里说一次,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《中国之声》这样的平台上,做一个晚上的节目,也就涨一百个粉丝”。

  “加粉的人很多,去粉的人也很多。每天来几十个,每天也走几十个,来来去去。四五千人是一个瓶颈,两万人是一个瓶颈,然后是十万。”有人告诉张春蔚,要“拉下脸来才能拉到粉”——要天天在微博里跟粉丝互动,最好上传你的照片……“但我实在不能容忍自己堕落到这一步。我到现在还没放过我照片,但我知道这是加粉利器。”有一次张春蔚策划了一条微博,几个小时就有三十多万的转发。极大的兴奋却让张春蔚感到心力交瘁,“这种教主的义务我是扛不下来的,那是一种对体力和恶心的考验。而且,超级无聊。”